观点

新一轮减税降费放大招,总计达2万亿!

新一轮减税降费放大招,总计达2万亿!

减税降费是一项总体性的减税举措,是一种坚持新发展理念的国家战略,是国家政府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的中国方案。把中央的减税降费战略意图落实必须加力提效。但这毕竟是一项系统工程,涉及诸多部门利益,至少需要各级政府的财政保障、税务机关的执行保障、受益主体的知晓保障。

原文 :《减税降费需要系统落实保障》

作者 | 西南政法大学经济法学院教授 胡元聪

图片 | 网络

在近年来大规模减税降费的基础上,李克强总理提出2019年我国将实施更大规模的减税降费,其核心内容是:减税方面实行普惠性减税与结构性减税并举,把降低制造业和小微企业税收负担作为重点,确保所有行业税负只减不增。降税方面即降低企业社保缴费等负担,减税降费总计约达到2万亿元。

本次减税降费是一项总体性的减税举措,是一种坚持新发展理念的国家战略,是国家政府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的中国方案。当前中国面临的政策目标有两个,一是扩内需,二是降成本,而增值税的改革恰恰能够实现这两个目的。因此减税降费政策成为我国财政政策中的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新一轮减税降费放大招,总计达2万亿!

把中央的减税降费战略意图落实必须加力提效。但这毕竟是一项系统工程,涉及诸多部门利益,至少需要三个方面保障。

01

各级政府的财政保障

各级政府财政保障的难点在于:减税的空间来自哪里?减税降费就是要求政府开源节流。开源是增加其他收入来源,节流是节约并优化支出。通过优化收支结构以解决财政保障问题。但是由于涉及复杂的部门利益,也由于预算管理水平还不高,要大刀阔斧地压缩不必要的支出,必然会遇到抵触、反抗和阻碍。因此,各级政府必须要有刀刃向内、壮士断腕和刮骨疗毒的精神、勇气和毅力。减税的空间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财政支出和预算改革的决心和效果。各级政府的职责分别是:一是中央政府要提高财政赤字率,达到2.8%,比2018年预算提高0.2个百分点。还要增加特定国有金融机构和央企上缴利润。二是有效发挥地方政府债券作用,继续发行适量地方政府置换债券,减轻地方利息负担。采取市场化方式,妥善解决融资平台到期债务问题。地方政府还要主动挖潜,大力优化支出结构,多渠道盘活各类资金和资产。三是各级政府的节流。包括各级政府总体上压减一般性支出5%以上,“三公”经费压减3%。最终目标是节用裕民,即在福利不降低的前提下节约政府支出来帮助和补贴企业和居民。

新一轮减税降费放大招,总计达2万亿!

02

税务机关的执行保障

税务机关执行保障的难点在于:一是可能面临个别单位及利益相关部门选择性执行的挑战。个别部门和个人将会通过技术性的操作,寻求新的寻租方式,自觉不自觉地抵触,延缓减税举措的落实。二是由于税务机关部门之间责权利不同,也会给相关部门及其利益相关者留下操作空间,从而使总体减税举措的落实大打折扣。因此建议:一是坚持需求导向。中央政府将减税降费定位于系统性制度性的顶层设计,并由包括税务机关的相关部门细化相关政策法规。地方政府要制定对策以应对税费改革中税务机关导致的“空头支票”“上热下能”“雷声大雨点小”等落地实施效果不理想的改革“空转”问题。在涉及到部门和个人利益干扰的财税金融营商环境等方面,要求税务机关严格兑现中央和地方减税降费政策。各级税务机关要把确保减税降费政策措施落地作为今年税收工作的主题,牢固树立落实减税降费政策是硬任务的理念。不仅要打通政策执行的“最后一公里”,还要聚焦深化“放管服”改革,持续破除减税降费的“难点”,去繁苛,优服务,真正“减”出企业发展的内生动力,“放”出高质量发展的源头活水。二是坚持效果导向。坚持各级政府是第一责任人,不仅需要时刻把握税务机关简化征管程序,优化营商环境的硬件主体,更需要层层负责,层层落实对税务机关的监督问责机制,避免在减税政策的执行中可能发生扭曲和变形而背离减税政策的初衷的情形。同时注重警惕税权滥用对减税政策利好的消减效应。本着不给纳税人缴费人增加负担的原则,税务机关还要做好辅导申报、数据采集审核、校验汇总上报、核算分析等各环节工作并加强统计核算分析、强化监督检查、绩效考核等工作安排,确保减税降费政策落实的质量,提升纳税人和缴费人的满意度获得感。税务机关还要创新优化电子税务局功能,利用人工智能和“互联网+”,完善网上办税、手机APP办税、微信办税和自助终端办税等服务渠道以方便纳税人。

新一轮减税降费放大招,总计达2万亿!

03

受益主体的知晓保障

受益主体的知晓保障的难点在于:因为减税降费政策要落到实处,不仅与税务机关的执行效率与力度有关,还与纳税人的配合与参与度有关,因此需要加大对企业的宣传。近期网上出现上游企业告知下游企业绝不降价的诸多“通知”,并且其中出现部分由于理解错误导致的计算错误问题,都体现出部分企业并不完全知晓减税的受益者是谁。因为纳税人等相关主体对税务知识并不十分熟悉,加上消费者与企业之间、上下游企业之间在如何分享减税“红利”方面存在博弈,因此,减税降费的政策要用好用活,要消化转化,必须大力提高政策的知晓比例和知晓程度。因此建议:一是宣传方式方面。税务机关应该加大宣传力度,首先,在宣传辅导、便捷服务方面,可以通过专题网站、手机APP和微信公众号等新媒体,以及依托传统电视、广播等相关媒体发布减税降费政策解读宣传稿和操作程序示意图,让广大纳税人充分知晓、会用普惠性减税政策。其次,联合高校财税法专家举办减税降费政策宣讲解读专题培训班,免费为企业进行减税降费政策和操作方面的集中培训。最后,开通咨询解答热线以及其他咨询解答平台,为企业提供政策咨询服务。二是宣传内容方面。增值税降低税率后具有传导功能,虽然原则上税负会通过环环抵扣的方式传导至下游企业直至最终消费者,但是具体而言还会受到多种市场因素影响,因此需要企业对传导机制充分了解。需要说明的是,必须处理好政府适度干预与市场适度自由的关系。减税降费的第一步是在政府和上下游企业之间、企业消费者之间进行减税红利的分配。第二步是在上下游企业之间及企业和消费者之间进行减税红利的分配。很显然,减税红利应该由上下游企业和消费者共同分享,但是他们分享的比例则不需要由政府过度干预,而应该由市场去解决,即通过上下游企业之间及企业与消费者的利益博弈去实现红利分配比例。

浏览过本文章的用户还浏览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