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智库观点:打响上海文化品牌,城市人文遗产这个抓手不能丢

摘要:文化遗产行政主管部门的最大工作、最大责任、最大压力,其实就是把文化遗产的间接、潜在、隐性、无形、精神、长期的那些价值表达出来,与综合经济部门、规划建设部门一起共同推进一切有利于文化遗产综合价值最大化的工作

智库观点:打响上海文化品牌,城市人文遗产这个抓手不能丢

对文化遗产保护价值的认识误区

在传统思想认识中,认为文化遗产保护是“开倒车”、“拖社会经济发展后腿”的人不在少数。在左的思想比较盛行的时候,甚至会有人认为,历史文化遗产多为封建社会和资本主义、殖民主义留下的遗毒,记录的是落后、屈辱的历史,保护不保护根本就不是经济命题。也有那么几个阶段,经济发展举步维艰,社会生活非常困难,文化遗产保护思想更容易受到人们的攻击,被认为与当代经济社会发展方向背道而驰,更不可能在区域经济发展中起到什么正面的作用。

即便是在当代,由于各方面原因,仍然有一部分人认为,文化遗产保护只花钱,没有经济价值;或者只有房地产和商业意义上的经济价值,看不到文化遗产的综合价值。甚至有一些不良发展商,揣着明白装糊涂,突出文化遗产的物质价值、直接价值、短期价值和有形价值,对其精神价值、间接价值、长期价值和无形价值等等综合价值比较淡薄甚至刻意贬低,以实现自身利益、利润的最大化目标。而与此相反,在部分文化人的眼里,文化遗产只有精神、文化价值,而淡漠其经济价值,觉得一旦跟钱有关系,就目光短浅、俗不可耐。另外,在一些原住民的眼里,更多来自现实方面的考量,文化遗产的价值以房屋征收的补偿标准来衡量,更多体现在住房改善和生活改善的现实意义上。以上这些对于文化遗产的价值认识,体现为不同人群看问题的视点、视角和视野,一般带有经济人思想,也偶有文化人的偏执,在政府决策过程中,应综合审视、统筹观瞻。

另外,对于文化遗产保护在区域经济发展中的作用,一般存在重技术、重空间、重工程和轻文化、轻历史、轻系统的倾向。殊不知历史文化也是有价值的,而且还不仅仅是精神价值,不仅仅是弘扬正能量、体现软实力,而且从长远、从全局来讲,是可能带来实实在在的经济效益的,比如历史价值、文化价值,本身就有向经济价值转化的可能性。对于城市人文遗产,从长时间跨度和大空间范围而言,今天可能是民生问题,明天可能是文化问题,后天可能是经济问题,其价值也往往可能产生相互转化。一旦决策失误,容易导致出现今后很长时间跨度里的大难题,从而一直影响未来。

目前,随着时间的推移,也由于历史建筑的逐渐减少,越来越多的市民和专家学者认识到文化遗产保护的重要性和迫切性,遗产保护意识和公众参与意识都日渐增强,这就把文化遗产保护推上了更广阔的公共视野,也对具体工作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当代文化遗产保护工作的地位与作用

文化遗产保护是世界共识和普遍原则。从1964年的威尼斯宪章、1972年的保护世界文化和自然遗产公约,到1994年的奈良真实性文件,以及二十一世纪会安草案、新城市议程等国际公约或会议建议,文化遗产保护已经成为世界共识和普遍原则。文化遗产保护工作即便不产生经济价值,也是人类社会的共同事业、人类文明的共同体现。相反,就是对人类历史和共同价值的破坏。对于这一点,在谈论任何价值之前,都是必须强调的。

文化遗产作为存量空间具有战略意义。随着时间的推移,在上海市中心城区,增量空间越来越少,存量空间的利用越来越具有战略意义。而这些存量空间,由众多文物单位、历史建筑、工业遗产、乡村聚落所构成,其合理保护与利用,将起到促进城乡更新、城市修补、产业转型和文化复兴的作用,与相关事业和产业的关联度很大,连带效应很强,是未来城乡发展和社会治理的根本性依托和基础性载体。因此,文化遗产是上海未来发展的宝贵资源,具有战略价值。

文化遗产具有正能量,而不是负资产。文化遗产具有稀缺性甚至唯一性,体现城市的历史、文化、精神和灵魂,是世世代代建城者智慧和心血的结晶,累积起对一座历史文化名城的真实反映。因此,文化遗产是财富,而不是包袱,是正能量,而不是负资产。而且,这些正能量的价值,很难用金钱去估量。相反,文化遗产一旦湮没,不仅对不起祖先与子孙、对不起历史和人民,也是财富上的巨大损失,是多少钱都买不回来的,多么精致的假古董替代不了的,也是文字、语言等各种记忆手段所难以企及的。文化遗产具有城市认知意义、宣传教育意义,可以产生很大的精神财富和社会价值。保护好文化遗产,守住城市的记忆,告诉人们我们从哪里来,是对历史的责任。因此,对文化遗产的认识,实际上也是对一本账的认识问题,是算大账还是算小账的问题。

文化遗产对区域经济具有正向作用,而不是反作用。文化遗产是历久弥珍的,从而与一般现代建筑存在相反的价值趋向。一般现代建筑随着时间推移而在价值上有所减损,而文化遗产会随着时间推移而愈发醇厚、珍贵。文化遗产一旦得到很好的保护,在各方面都能够带来正面价值,为未来发展保护本源、累计资源、蓄积能量,是积极的经济资源,而不是拖发展后腿的障碍。文化遗产的精心保护、合理利用,不仅保护了本体建筑的物质空间,还可实现对于建筑本体和周边地区的产业振兴、经济复兴,起到激活存量空间、优化投资环境、促进经济增长、实现结构调整、调整建筑功能、扩大消费空间等等的积极作用,还可实现人口疏解、改善原住民居住环境、实现资源合理配置,有着很好的社会效应和环境效应,因此具有关系全局、影响深远的意义。

以敬畏之心对待城市人文遗产

对于一个家庭来说,其留存的历史建筑是祖业、祖产,她记载了一个家族的脉络、记忆和情感,世代相传的价值可想而知。而从更大视野来看,对于一个国家而言,各地不可移动文物、优秀历史建筑、历史文化街区都是华夏大家庭的瑰宝,承载了一个民族的文脉、历史和荣耀,其价值更加毋庸置疑、不可小觑。因此,以敬畏之心对待城市人文遗产,从尊重历史的高度、尊重未来的高度、尊重人与人类社会的高度去保护好、利用好这些瑰宝,是政府和市民的义务和责任。

同时,放眼更大的时空,我们这一个时代只是历史长河中的一个小小的片段,正因为如此,城市人文遗产作为国之瑰宝,就尤其不能在我们这一代人手上受到哪怕一点点的破坏。今人作为前人和后人之间的节点,连接着过去和未来,历史责任和社会责任十分重大。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讲,城市人文遗产是无价的。我们这一代人没有权力随意处置那些属于人类共有的文明遗产,而是应该尽量呵护,想尽一切办法多留一些遗产给后人,打通历史、现在与未来。

以综合价值最大化为文化遗产工作目标

浏览过本文章的用户还浏览过